大儒陈白沙 结缘圭峰山

 来源:江门日报  发表时间:2015-12-04 09:12   点击:

 

圭峰山绿护屏景色。周学勤 摄

陈白沙茅龙笔行书诗卷《再次玉台呈诸同游》(原载台湾大陆书店《书道全集》第12卷)
陈白沙松泉小像(明 沈石田作)。

圭峰山陈白沙讲学亭。 资料图片

    文/陈福树

    编者按

    今年是陈白沙先生诞辰587周年,我市各界举行了形式多样的纪念活动。白沙先生是江门之宝,有关他的诗歌、书法、生平和思想的研究,还有着非常大的空间可以挖掘。本期记忆版,我们推出陈福树先生的有关文章,从陈白沙先生与圭峰山的渊源和遗迹等方面,作了颇有趣味的考证,以飨读者。

    明代大儒、著名理学家、书法家陈白沙(名献章),出生于新会都会村,10岁时迁居白沙村(今属蓬江区),都会村与白沙村分别是位于圭峰山下东南面与东北面不远处的村庄,由此,圭峰山是陈白沙先生经常活动的地方,其一生与圭峰山结下了不解之缘。

    读书与讲学

    读书与讲学是陈白沙一生中重要的活动之一。

    位于圭峰山顶上的绿护屏,就曾是陈白沙少年时读书的地方。绿护屏是圭峰山顶上的一片开阔的平地,海拔300多米,这里绿树碧水,风景优美,自古是名士高僧读书诵经的好地方。这里明代时有一村庄名“玉壶村”,据说当时陈白沙就是在玉壶村里的“玉壶书馆”读了3年书的。

    据康熙二十九年《新会县志》卷五“古迹篇”的“陈白沙读书处”条目记载:“在绿护屏下,前有浅渚六,深冬不竭,名六湖,湖边为钓台。”又“白沙钓鱼台”条目:“在绿护屏后,前临湖水。”证实陈白沙少年时曾在绿护屏读书确有其事。明末新会诗人林皋曾作《登绿护屏过白沙先生读书处》,诗中有“书屋惟余残址在”诗句,说明林皋当时尚可见到白沙先生读书处遗址。历经沧桑400年,当年陈白沙读书处“玉壶书馆”的具体位置现在已无法查找,但我们仍可从明代诗人李之世(新会会城人)写的《从玉台寺到绿护屏》诗中“泉流经九曲,石道入三丫”、“灌木萦村坞,垂藤旁屋牙”、“甘瓜持作馔,苦叶代烹茶”的诗句感受明代时玉壶村有如“世外桃源”般的清幽景致。

    康熙二十九年《新会县志》中还有关于“白沙讲堂故址”的记载,谓玉台寺“其东为小庐山,有庐山精舍,白沙先生讲学其中,……明末废为榛莽。”证实陈白沙曾在圭峰山玉台寺东侧山麓的小庐山(关于“小庐山”的具体位置,一说在白沙村,未能具体考证)筑茅舍讲学。

    陈白沙在圭峰山讲学,是他40岁之后的活动。他早年热衷科举,明正统十二年(1447)20岁时便中广东乡试第九名举人,次年入京春试,只考中副榜进士。24岁时陈白沙第二次入京会试名落孙山。明成化五年(1469),已经42岁的陈白沙在进京会试再次落第的情况下,便决意弃绝仕途,专心在家乡从事教学,并以此终其一生。

    基于陈白沙的心学观,在讲学的过程中,他主张“以自然为宗”的修养方法。他在讲学之余,或饮酒放歌,或赏花吟咏,或遨游山水,或交友论学,过着一种自由闲适、自得自乐的耕读生活。因此,他除了在白沙乡设馆授徒外,曾有一段时间在圭峰山筑茅舍讲学,亦是顺理成章之事。

    今保存在圭峰山玉台寺东侧山麓的陈白沙讲学亭,就是民国九年(1920)为了纪念陈白沙在这里的讲学活动,由新会宿儒李淡愚发动华侨谭雨苍(植三)捐款兴建的。

    创制茅龙笔

    陈白沙是岭南第一位杰出的书法家。他以自己发明的茅龙笔,饱吸圭峰山自然之灵气,写出苍劲、峭拔的书法,风格迥异于时流,在明代中国书坛甜熟软弱书风的笼罩下,崛起岭南而特立独行。他在书法艺术上所取得的成就,与其在理学上所取得的成就一样,在明代蜚声全国,影响深远,在中国书法史上留下光辉的一页。

    关于陈白沙创制茅龙笔的缘起,在江门、新会一带流传着多个故事。其一为白沙先生南归后在圭峰山筑茅舍讲学,某日一位客人慕名而来请他写字,当时他身边没有大毛笔,于是急中生智,就地取材,随手在附近山坳间采集一把茅草,取其根部作简单的处理,束茅为笔,蘸墨挥洒,竟有意想不到的艺术效果,客人满意而去。其二是白沙先生在煲中药后,发现药渣中的茅根纤维柔顺,于是萌发了用茅草根制笔的念头。其三是他看见村里小孩用茅草扎成的扫帚在地上比划写大字而受到启发,等等。

    关于陈白沙发明茅龙笔的记载,最早见于陈白沙去世后次年由其弟子张诩撰写的《白沙先生行状》。文中曰:“山居笔或不给,至束茅代之,晚年专用,遂自成一家,时呼为茅笔字,好事者踵为之。”又陈白沙50岁时曾写过一首诗,其中有“客来索我书,颖秃不能供。茅君稍用事,入手称神工”的诗句。

    由此看来,上述关于陈白沙发明茅龙笔的第一个故事较为接近张诩《白沙先生行状》中的记载,同时亦与陈白沙诗中的自述相吻合。陈白沙以圭峰山的茅草制成茅龙笔,促使书写工具进行了更新,从而使他的书法艺术更具特色,并最终成为明代一位具有鲜明个性的书法大家。

    交游赋诗文

    陈白沙对圭峰山怀有深厚的感情。他南归后在家乡讲学期间,经常与来访的朋友及弟子结伴游览圭峰山。通过旧版的《白沙子全集》或新版的《陈献章集》的目录,我们都可以查到他写的有关圭峰山及玉台寺的诗文20多首(篇)。现摘录其中三首如下:

    其一:《圭峰阁》

    胜处不在远,杪秋何处寻?

    步崖碧涧落,眠石青松阴。

    地少沧溟入,山高雁骛沉。

    此时闲伫望,谁识倚栏心。

    (圭峰阁明代时在圭峰山玉台寺后,毁于清康熙后。)

    其二:《寄吴明府同世卿游玉台》

    圭峰雨初霁,策马向松关。

    流泉忽满涧,白云长在山。

    弃置千般事,来投半日闲。

    上方禅榻静,坐到暮钟还。

    (世卿,名李承箕,湖南嘉鱼人,进士。甫到邑,即以弟子礼拜白沙先生。后为县知事聘修第一部新会县志,惜无传世。)

    其三:《再次玉台呈诸同游》(见书法图片)

    笑倚长松咏晚台,三三五五共无怀。

    莫言紫府无人到,都和青春作伴来。

    鹿洞烟霞归李渤,鹅花湖鸟识东莱。

    将军夜半还能饮,欲引东溟入酒杯。

    (小考:此诗与《陈献章集》第459页《玉台,次杨敷韵》略同。杨敷为陈白沙诗友,江西永丰人。陈郁夫著《陈白沙与湛甘泉学记》第269页有:弘治四年,“杨敷过白沙,与先生唱和,留数月而返。”的记载,《陈献章集》中载有《喜杨敷至》、《玉台,次杨敷韵》等诗,应为当时唱和之作。据此,此诗书法亦应为当时所书。)

    陈白沙还写有著名散文《云潭记》。这篇散文记述了他与弟子周镐、周京兄弟一起游览圭峰山龙潭的观感,通过对龙潭(又称云潭、圣池)之上云水变幻的描述,阐发其“以自然为宗”的心学观点,成为陈白沙学说的佳作。

    龙王坛求雨

    陈白沙有一个十分特别的学生,名丁积。

    丁积,字彦诚,江西宁都人。生于明正统十一年(1446),成化十四年(1478)戊戌科进士,次年被任命为新会知县。当时陈白沙由于科举仕途不畅,早已隐居家乡白沙村潜心教学,由于他才学出众,闻名远近,四方来从学者日众。丁积亦早已听闻陈白沙大名,通过同乡友人董子仁的介绍,到任后即赴白沙村拜陈白沙为师。

    丁积前往白沙村时,便衣简从,不坐轿,不鸣锣开道,显示出其拜师之诚意。之后丁积经常到白沙村向陈白沙请教治理新会之道,而陈白沙对这位特殊的弟子也十分敬重,视为知己,对他百般关怀,精心培养。在陈白沙的指点下,丁积勤政爱民,治县有方,成为深受新会百姓爱戴的好县官。

    丁积治县,最为关心民生疾苦。康熙二十九年《新会县志》有“蒲涧龙潭”条目记载:“昔邑令丁积遇大旱登此祈祷,甘澍如注,今坛尤存。”说的是当年丁知县与陈白沙在圭峰山龙潭之上一个叫“龙王坛”的地方求雨的史实。查新版《新会县志》“大事记”篇,确有:明“成化十八年(1482)春,大旱。”的记录。这一年,是丁积任新会知县的第三年,由于遭遇大旱,眼看春种受阻,丁积急民之所急,于是亲自登上圭峰山龙潭在龙王坛祈雨,并请陈白沙撰写了《祷雨祭五方土神文》、《祷雨告各神文》、《谢雨文》3篇告文。当时陈白沙陪着丁知县顶着烈日在龙王坛祈雨11天,直到第八天,连续降雨3天后才随丁知县返回县衙。当时,陈白沙还专门写了《祷雨,呈县主丁彦诚》七言律诗一首以彰其事。诗云:

    峰顶为坛五土升,皇穹端合享精诚。

    雨声先到玉台寺,云气初蒸绿护屏。

    野老分钱须一虎,病夫献茗走诸生。

    年丰我欲招神贶,绝壁高镌令尹名。

    当然,丁知县与陈白沙在龙王坛祷雨的灵验只是一种巧合而矣,但此举足见丁知县与陈白沙关心民生疾苦之德行是何等感人。

大儒陈白沙 结缘圭峰山

    今年是陈白沙先生诞辰587周年,我市各界举行了形式多样的纪念活动。白沙先生是江门之宝,有关他的诗歌、书法、生平和思想的研究,还有着非常大的空间可以挖掘。本期记忆版,我们推出陈福树先生的有关文章,从陈白沙先生与圭峰山的渊源和遗迹等方面,作了颇有趣味的考证,以飨读者。

中共江门市委宣传部主管、江门日报社主办 江门新闻网、中国江门网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复制或转载
Copyright©2003- jmnews.com.cn, JiangMen Daily Press.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络新闻编辑部制作及维护 联系电话:86-0750-3502626、3502625
粤ICP备05079094号 经营许可证编号:粤B2-200504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