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路花雨》在江门成功演出 “此舞只应天上有”

 来源:江门日报  发表时间:2016-12-05 09:37   点击:

舞蹈“千手观音”(上图)与单腿支撑反弹琵琶的动作(左图)都很抢眼。
扫一扫这个二维码,可以看到《丝路花雨》的精彩片段。

    “此舞只应天上有,人间难得几回看。”用这句话来形容《丝路花雨》这部中国舞剧经典之作,一点也不为过。12月2日至3日晚,这部拥有37年历史的中国经典舞剧在江门演艺中心震撼上演,江门人有幸近距离欣赏这幅来自敦煌,兼具异域色彩,包含了中华民族特有的善良、勇敢等品德,展示盛唐时代风貌的精美“画卷”。值得一提的是,这部舞剧也完成了其与江门的“七年之约”。

    《丝路花雨》在江门的演出,让市民充分感受到了中国传统文化艺术极致之美是如何在舞台上呈现出来的。当演出结束后,全场掌声经久不息。这长达7分多钟不间断的掌声,不仅是江门广大观众在欣赏完高雅艺术后的真情流露,也是他们对《丝路花雨》最大的肯定和赞美,更把现场气氛推向高潮。

    如果想要知道《丝路花雨》这部舞剧与江门的“七年之约”是如何一步步成为现实的,那么就让我们先了解一下《丝路花雨》这部中国舞剧经典之作吧。

    统筹/王亚方 谌磊

    文/图 王亚方 周华东 庄英业

    谌磊 李雨溪 胡晴晴

    37年来走遍了世界各地

    《丝路花雨》是由甘肃歌舞团艺术家从敦煌壁画中得到启发而创作的著名舞剧,被称为“活着的敦煌壁画”。1979年,甘肃歌舞团编演的《丝路花雨》首度公演就引起轰动,由此拉开一段中国舞剧传奇的序幕。《丝路花雨》自1979年首演至今,37年来在世界各地的演出达2800余场,走遍了30多个国家和地区,深受各国观众的欢迎与喜爱。目前,《丝路花雨》的观众达400多万人次,被吉尼斯纪录认定为中国舞剧之最。

    据介绍,《丝路花雨》这部舞剧讲述了画工神笔张与其女儿英娘因救助波斯商人伊努斯而发生的分离、相聚、相助、阴阳相隔等一连串悲欢离合的感人故事,剧中将敦煌舞、波斯舞、印度舞、唐代舞等多种舞蹈集中展示,让观众感受到了时空穿越的美感。

    首度公演过后,《丝路花雨》剧团成员就以每3年更迭一次的频率进行“更新换代”,至今已经历了9代剧组演员。“英娘”角色的扮演者,如今更是达到24位。每一代演员的传承,都是由外到内、由相貌形态深入到精神气质的。

    《丝路花雨》之所以能成为中国舞剧的经典之作,其中一个原因就是其原创团队七进敦煌,独创出敦煌舞蹈。舞剧中的所有舞姿,都是从敦煌2000多尊彩塑、长达4万多米的壁画中提炼而成的。《丝路花雨》艺术总监张稷介绍,《丝路花雨》中的大量舞蹈动作、造型都与敦煌壁画十分相近,力求吸取并还原中华文化之精髓。比如其中的“反弹琵琶”舞蹈就出自敦煌莫高窟第112窟,画中女子双手执琵琶高举反弹,舞姿刚毅稳健,被认为是敦煌舞的代表;“琵琶舞”中的“反弹琵琶伎乐天”造型更是成为了敦煌舞的经典标志,那独创的“S”形舞姿将东方女性的优雅妩媚表现到了极致,被称为是“活着的敦煌壁画”。

    这一“S”型舞姿,让演员在表演时能充分表现东方女性的优美体态。然而,这一舞姿却在创造时突破了当时舞蹈界对身体形态的一般认识,再加上这一舞姿对身体的掌控难度极高,即使是现在,也只有磨练多年的演员才敢于表演“反弹琵琶伎乐天”舞蹈。一个看似简单的单腿支撑反弹琵琶的动作,不知道经过多长时间的思考、尝试与练习,才能用身体每一部分的力量来支撑出优美的“S”型舞姿。

    与江门的缘分从7年前开始

    2009年,第一代《丝路花雨》剧组成员,现在已是江门演艺中心艺术总监的周嘉明随甘肃歌舞团访问江门。由于江门当时在表演场地等方面的硬件不足,无法让《丝路花雨》进行演出。于是,歌舞团只能退而求其次,演出一段由《丝路花雨》部分片段改编的舞蹈《佛印》。

    2010年,江门演艺中心奠基动工,一个高水平、现代化的演艺设施在江门崛起。奠基仪式上,投资方广州大陆控股创业有限公司董事长张向荣专门向前来参加典礼的甘肃歌舞剧院负责人陆金龙,就艺术管理方面的工作“开口要人”。高水平的舞台设施,只有在高水平艺术管理人才的手上才能发挥最大的功能。陆金龙当时就推荐了周嘉明,并承诺在江门演艺中心落成后,一定要带《丝路花雨》来江门。

    江门演艺中心专业的舞台设施,为《丝路花雨》在江门的演出打下坚实的基础。12月2日晚,《丝路花雨》倒数第二幕,神笔张与世长辞,该角色随着可升降舞台缓缓退场。江门演艺中心总经理宋志伟感叹道:“这个可升降舞台终于用上了!”江门演艺中心演艺厅的所有演艺设施,都在《丝路花雨》的演出中“物尽其用”。

    道具、布景庞大繁杂

    为了这次演出,甘肃歌舞团派出了一个包括舞台工作人员、服装道具人员、演员等在内的80多人团队,专程在巡演期间抽出档期,提前一周从南京前往江门。此外,江门演艺中心的工作团队,也放下手上的其他工作,全力协助《丝路花雨》的演出。随《丝路花雨》剧团来到江门的还有庞大繁杂的道具以及布景,包括沙漠、西域市集、敦煌石窟、波斯皇宫、佛界梦境、烽火台、礼宾阁等不同场景的布景,近千套不同的舞蹈服装等。这些道具都来自甘肃,用了不少功夫才来到江门。演职员们连夜布景、排练,只为了让《丝路花雨》在江门的演出达到完美。

    值得一提的是,《丝路花雨》第一代编剧晏建中也专程来到江门观看演出。作为1979年版《丝路花雨》的编剧以及编舞,原甘肃省歌舞剧院院长的晏建中,今年已经74岁了。他说:“在《丝路花雨》演出的结尾,演员们向着舞台上那副巨大的敦煌壁画背景行礼,那是因为如果没有敦煌,就没有《丝路花雨》。所以他们要向莫高窟致敬,要向敦煌壁画致敬,也要向艺术致敬。”

    声音

    广州大陆创业控股有限公司董事长张向荣

    在江门的演出非常成功

    我对这部舞剧的印象非常深,这个剧在1979年刚出来的时候,在广州连演40多场,对我们这些看“八个样板戏”长大的人来说是非常震撼的,我一直觉得它是中国最好的舞剧。

    《丝路花雨》的演出非常成功。一是因为它给大家带来了一个标杆,江门需要一个好的舞剧,《丝路花雨》是中国最顶尖的舞剧之一;二是演员们的表演非常成功,比七年前我在广州看到的还好,他们对演出水平的追求在提升;三是甘肃歌舞剧院非常重视这场演出,他们从南京、杭州一路巡演过来,本来只是一个60人的团体,布景用的还是投影,来到江门之后,他们专门从总部调了20多人过来。可以说,这是《丝路花雨》在江门的一场专场演出。

    此次演出,对于提升江门舞蹈事业水平、促进江门舞蹈事业发展都会有很大帮助,而这也是我们搭建江门演艺中心这个平台的初衷。

    甘肃歌舞剧院院长陆金龙

    完成夙愿 履行承诺

    江门是著名的侨都,是舞蹈之城和礼仪之都,我们有义务献上我们的经典舞剧《丝路花雨》。7年前,我们来到过江门这里演出,当时就希望能再次来到江门。今年4月30日,在江门演艺中心落成庆典上,我们也承诺要给江门市民带来一场《丝路花雨》的演出。因此,这次演出既是完成我们在7年前的夙愿,也是履行我们在4月30日的承诺。

    作为中国经典舞剧,《丝路花雨》更应该深入的基层之中。这与江门演艺中心追求的目标——为江门市民大众奉献精美的文艺产品非常吻合。在此次演出中,我们也看到了江门各界对中华民族优秀文化的喜爱,对中国经典舞剧的喜爱,也看到了江门市民对艺术的追求。

    此次演出过后,在春节期间,我们将会派出国乐交响团,给江门市民献上一场民族交响乐——《丝路垄上行》。

    甘肃省演艺集团总经理张明

    新版《丝路花雨》也会来江门

    这次来演出的演员都是甘肃歌舞剧艺培中心培养的。接下来,甘肃歌舞剧院会和江门演艺中心在艺术培训方面有更多合作。《丝路花雨》共有三个版本(1979年版本、2008年版本、2016年版本),这次在江门演出的就是2008年版《丝路花雨》。

    今年,为了甘肃省文博会,我们新排了2016年版《丝路花雨》,在经过进一步改编之后,我们也会将其带到江门进行演出。

    五邑大学教授冈虎

    给市民带来了精神食粮

    1980年,我曾在北京看过《丝路花雨》,多年来一直是这部舞剧的忠实观众。我认为《丝路花雨》之所以可以历经37年而不衰,就在于它的经典。从创作层面来讲,这部舞剧描述了一幅和平、友谊、开放、包容的历史画面,主题紧扣中华传统文化精神,是对敦煌舞剧的活化和再现。剧中的音乐、舞蹈动作全部取材于敦煌文化,如著名的“反弹琵琶伎乐天”。这种演绎方式,赋予了《丝路花雨》生命力。

    在我看来,敦煌文化是陆路丝绸之路的重要节点,江门五邑是海上丝绸之路的节点。从史料看,江门上川岛是外国人在海上来到中国进行贸易的起点。《丝路花雨》把海上丝绸之路和陆路丝绸之路连接起来,与江门的“海丝申遗”不谋而合。

    从文化、人文等各个角度来说,江门演艺中心把《丝路花雨》呈现给江门市民十分有意义。我认为,此次演出给市民带来了精神食粮。

    第21位“英娘”扮演者康琦

    英娘是中国底层老百姓的化身

    我是女主角“英娘”的扮演者,她是一个从小跟父亲失散、一直在寻找父亲的女孩。我演这个角色已经有两年了。

    我认为有两个演绎角色内心冲突的场景比较有考验。一个是英娘小时候被强盗掳走,沦为一个歌舞伎,一边要强颜欢笑地去卖艺,一边要表达出人物内心的痛苦;一个是英娘在得知父亲去世时,我需要表现出她心里那种悲痛交加而又坚持不让自己垮掉的坚韧精神,在这个场景中英娘的内心挣扎也是比较难表现出来的。

    在《丝路花雨》中,英娘就是中国底层老百姓的化身,会让观众感同身受。而这个人物靠着自己坚韧不拔的精神,并最终为自己的父亲报仇,这种精神也是英娘受到观众欢迎的原因。此外,在这部舞剧中,外国的使节也会帮助英娘,这体现了中外友谊。

    “神笔张”扮演者安宁

    我与江门有缘分

    神笔张是英娘的父亲,他是唐代时期敦煌窟里的画工,是一名艺术工作者。

    我演了这个角色已经8年了,大概演了200多场了。神笔张这个人物的年龄跨度很大,从30多岁到50多岁。所以,演员要把握一个度,表现得太年轻不行,太苍老也不行,需要根据人物不同的年龄段来展示神笔张。

    7年前,我也来过江门,随着甘肃歌剧院到这里进行《佛印》的演出。当时,我就了解到江门是侨乡,觉得这座城市特别有秩序,特别安静,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再次来到江门,说明我与江门有缘分。

“一门三院士”进京展览反响强烈

    5月19日,《一门三院士 共筑中国梦》展览在北京国家图书馆举办,展览吸引了《人民日报》、中央电视台等众多中央媒体到现场报道,获得了社会的广泛关注和强烈反响。

中共江门市委宣传部主管、江门日报社主办 江门新闻网、中国江门网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复制或转载
Copyright©2003- jmnews.com.cn, JiangMen Daily Press.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络新闻编辑部制作及维护 联系电话:86-0750-3502626、3502625
粤ICP备05079094号 经营许可证编号:粤B2-200504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