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墟街 这里最“江门” 蓬江区33墟街之溯源

 来源:江门日报  发表时间:2017-05-05 16:10   点击:

⬇陈白沙纪念馆内景。

    梦里老家婺源,最忆是“江南”。那青砖、黛瓦、白墙,那小桥、流水、人家,是梦里永恒的底色。

    沪上熙攘外滩,风情万种,最佳的注脚,却是舟车辐辏、华洋共鸣的“旧上海”。

    一曲风靡《成都》,最化不开的忧伤,便是那泛黄的记忆。若无时间的距离,虐心感必定无处安放。

    ……

    怀旧、回忆、溯源,我们身处摩登时代,而内心却在渴盼回归,亲近渐行渐远的往昔。

    生活在侨都江门,触摸历史、追根溯源的最佳去处,当然是33墟街。徜徉其间,满满的全是最“江门”的味道。

    文/江门日报记者 曹乃付

    图/江门日报记者 周华东

    现场探访

    33墟街,不是一条街。

    蓬江白沙等街道加总24平方公里,从中可梳理出体现历史风貌的墟街,如墟顶、石湾直街、北街(新宁火车站)、中山公园、长堤、白沙理学、常安步行街……可统称之为“33墟街”。此后,33墟街便与珠西智谷、滨江新城一道,演变为蓬江区“三足鼎立”格局中的一项战略部署,即努力将其打造为反映侨文化核心精髓、集中记录江门城市发展印记,集商贸旅游、休闲餐饮、文化体验于一体的特色文化片区。从地理上来说,它大致包含墟顶城市原点核心片区、白沙心学文化片区、北街工业遗址片区。

    墟顶韶华光阴可鉴

    探寻老江门,收获多与少,和探寻者的新老相关。

    初涉江门者,容易习惯性地被带到长堤风貌街,沿着蓬江河边走马观花。虽是囫囵吞枣地匆匆一瞥,但中华酒店的隔代奢华,依然透过彩色玻璃花窗,令人久久难忘。几组长堤铜塑,寥寥数笔,便勾勒出一副近代商业的岭南版“清明上河图”。常安路步行街,促销打折的嘈杂声四时无休,商家们365天都在进行“最后清货”,顾客们不为所动地挑剔和讨价还价……凡此种种,喧嚣、繁杂、光鲜、机械,日复一日地描绘着生活的成色;与步行街一墙之隔的破败里弄,则以无声的凝视,或表达对新时代的不解,或阐释看破的超然,两个世纪的万种风华,几代人的稻粱之谋,就这样相互穿越、交融,和谐共生。蓬江河中,一叶扁舟兀自横立,过江舵轮如过江之鲫,一静一动之间,仿佛在宣扬这座城市尚雅闲适而又务实进取的品格。

    感悟若此,收获已不菲。而老江门人,则更爱独辟蹊径,探取更为诱人的独一味。

    常安路步行街靠近中山公园这头,一条极不起眼的侧巷似大动脉上的毛细血管,吞吐着少数懂行的深度玩家。水埗头、墟顶街、余庆里、启明里、三桁瓦、永安当……在这里,你将看到一个更为原生态的“老江门”。这里才是江门人真正的“老家”。

    水埗头,乃明初所修的33级石阶,原为江门的商贾埗头,是趁墟者进出墟场的主要通道。由此拾阶而上,栉风沐雨历百载有余的青石板,每踏一级皆感岁月有痕;踩着皮鞋、波鞋、凉鞋的人们不知有无想过,你们每一脚下去,现代工业文明便对赤脚文明、草鞋文明形成一次碾压。石阶两侧,青砖墙、绿苔藓、白石灰,以毫无规则的几何形状组合在一起,与窗台上努力伸出的一枝野榕,抑或是杜鹃、吊兰、万年青,生生地映衬出一股“苔痕上阶绿,草色入帘青”的诗意。抬头望去,蹒跚而上的一位老婆婆,穿着对襟小袄,顶着满头银发,与擦肩而过的时髦女郎,彼此像不知对方存在一样地各行其道,这种恍惚又岂止33级落差可形容?

    上得石阶,小行一段,便来到江门的城市原点:墟顶街。据载,明朝初期,先辈们在此开辟了一个墟场——江门墟,今天的江门市区便由此发散开来,蓬商文化亦是源于此。墟顶街原本比较败落,后于近年得以修缮一新。尽管现代建筑工艺让颓败陈旧变身为规整清雅,但其闹中取静的凝重感、居中俯瞰的核心感,依然在明白无误地传达着城市原点的特殊气场。

    余庆里是一组建筑群,相传建于1913年—1917年,是江门近代最早的“高档住宅区”。如果说墟顶街的上空飘满市井俗味,那余庆里恐怕连下水道都能闻到贵气。

    徜徉而去,墟顶街周边的城市原点核心区,每一栋老屋,每一条窄巷,每一片斑驳,都似洗得发白的印花布,韶华已逝却光阴可鉴,弥足珍贵。

    献章境界今古文章

    陈白沙,当然是江门的一张好牌;而聪明的白沙后人,把这张好牌打好了。

    白沙心学,一般而言会让人觉得高深莫测,但也恰恰是因为这种境界的高远,陈白沙才成为旷世奇贤,令人仰视。陈白沙中学、白沙小学、白沙讲坛、白沙书城、白沙大道、白沙街道,以及因其而盛的茅龙笔等,为江门烙上了鲜明的白沙印记。这些印记,见证了江门人尚学仰贤的地域传统。生活在此,耳濡目染,江门人无形中承继了不少献章境界。

    江门市陈白沙思想研究会常务副会长、五邑大学教授刘兴邦认为,位于白沙大道的白沙祠,与一般的祠堂有相同的地方,也与一般的祠堂有不同的地方。白沙祠与一般的祠堂相同的地方是,白沙祠是陈氏家族用来祭祀祖宗和先贤的地方,它起着团结陈氏家族、对陈氏家族具有凝聚力和向心力的作用,同时,它还传承着陈氏家族历史文化、对陈氏家族具有教育和激励的作用。白沙祠与一般的祠堂不同的地方是,白沙祠是皇帝下诏书兴建的,它是白沙心学的文化符号和标志,它体现了白沙祠的历史文化价值,包含了白沙心学的基本精神,对于继承和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具有积极的现代意义。

    有意参悟白沙文化的游客,或许在心学方面难以找到顿悟的入口;不过,白沙先生极擅的茅龙笔却是唾手可得的。其独特的选材和制作工艺,自是颇值得玩味;而掭墨挥毫、运笔游走一番,则会更真切地触及那份刚劲与雅趣。

    围绕着“白沙”文章,江门人还在积极拓宽其衍生内涵,如白沙文化节、古琴艺术、龙狮文化和蔡李佛文化等非物质文化遗产和传统民俗文化。据了解,依托白沙祠,政府还计划在旁边的田心村开发以文化展示、旅游休闲、鉴赏交易为主,在珠三角地区具影响力的古玩民俗文化街区。

    也许,白沙文化本就该继往开来,古为今用。作为33墟街的一大主体内容,开发后的白沙文化,有望变得进一步雅俗共赏。

    北街再生旧梦重圆

    北街,曾经与新宁火车站和甘化厂相生相依。

    漫步北街,新宁火车站隐在甘化新村一片浓密的树荫之中。从外面看起来,这是一座由两翼两层拱券屋顶及中央三层穹窿式塔顶钟楼组成的钢筋混凝土框架结构建筑物。车站大楼结构合理,雄伟庄重,清水墙壁手工精致,檐线雕琢精美,饰图饰线工艺巧究,美轮美奂。台阶上原保留有水磨石米的新宁铁路路徽,主楼大厅内旅客排队入站的围棚柱位依稀可辨。车站建成至今已近百年,虽历经社会变革,但整座大楼建筑基本保存完好。

    而甘化新村,曾居住了江门早期近半产业工人的大型社区,如今也趁“三旧改造”的契机,变身高端现代小区。部分甘化厂的老车间,将改造、活化为工业遗址公园,将新中国工业发轫的标本和周恩来总理的殷切期盼定格在江门。目前,给江门人带来半个世纪荣耀的甘化厂,在资本市场的淘洗中渐渐压缩甘蔗化工业务,跌跌撞撞地走向了新生。

    北街车站不闻汽笛声已近八十载,列车班次永远停在了1939年日本入侵广东那一天。但站楼顶端的时钟,坚守岗位,像是笃信列车终有一日会再次拉响汽笛;门前的几棵大树,一岁一枯荣,生生不息;旁边的北街医院,更是从一个教会医院,茁壮成长为五邑地区首屈一指的生命救护高地……北街,几经物是人非的时代更替,但每次都能强势再生。

    只不过,一直沉寂的火车依然在等待苏醒。随着珠西枢纽和南车基地的建设,开创中国铁路交通史的五邑子民,将再建奇功,重圆旧梦。

    专家点评

    五邑大学艺术设计学院院长张超:

    历史老街不能消失

    江门历史老街的价值就在于它是当地特有的历史文化遗产,且全面地体现了一地一民族在一定历史时期的建筑、艺术、城区规划等各个领域的发展水平,更重要的是,它还是人们日常生活环境的一部分,生动地展现了当时社会人民生活的各个侧面。不希望让这样传统的具有地方特色的环境随着城市的发展而迅速消失,正是保护历史街区的最初出发点。而在经济文化高度全球化的今天,保护历史老街显然又具有了多重意义。

    历史故事

    蓬莱山的传说

    相传,四海云游的八仙一次途径江门,见青山高低错落有致,江水淼淼、山水相依,风景十分优美,便降下祥云,悄然来到狗山脚下的小酒肆歇息。吕洞宾边品着酒信口问酒保道:“此地何名?”酒保回答说:“这里是江门狗山。”吕洞宾说:“这里山清水秀、人杰地灵,乃人间蓬莱,咋不叫蓬莱山?这狗山太俗也太难听了!”酒保当即奉承:“改叫蓬莱山,自然是比狗山好听。”

    铁拐李说:“那当然,我们吕道长可是大才子哩。”吕洞宾掏出钱袋要付酒钱时,不料钱袋突然破了,那些碎银铜板散了一地。此时,刚好一个流浪汉过来,他一手拿着一个破砵,一手扯着两个衣衫褴褛、面黄肌瘦的小男孩。见此情景,流浪汉立刻躬下身,飞快地把地上的碎银、铜板捡到破砵上,两个瘦小的小男孩也飞快地捡着。

    流浪汉捡完后,把破砵端到了吕洞宾的跟前:“老爷,这是您的钱。”吕洞宾与铁拐李既惊讶又感动:靠乞讨过活的流浪汉会捡钱,居然非为自己!吕洞宾当即说:“钱,你捡到就归你,算赏你的吧。”那流浪汉从中只拿了三个铜板。吕洞宾接过破砵,在破砵上轻拂了一下,随即喃喃自语,再把破钵还给了汉子。这一切酒保看在眼内,也钦佩那汉子的行为,当即从屋里拿了3块糖糍给他。两个孩子争着开心地吃。奇怪的是,砵里最后的糖糍一拿开,眨眼之间又冒出一个糖糍。流浪汉惊异不已,酒保也看得目瞪口呆,他们明白刚才是遇见神仙了。流浪汉当即跪下,朝天膜拜。岂料两个小孩不懂玄妙,或者过分饥饿,争夺之间,那破砵一脱手,竟然飘飘忽忽腾空而上!跪拜八仙的汉子回头看时,急忙去追,酒保也帮忙,一直跑到狗山顶。那宝砵没有了踪影,却见不远处多了座土岗,活像一个倒扣的饭箩!从此,江门人把狗山改叫蓬莱山,那土岗就是今日建了中山公园的范罗冈。

    长堤榕树的由来

    康熙八年(1669年),墟顶有一名土财主叫林兴旺,没有男丁。林财主为此整日长吁短叹。管家梁贵见家中主子闷闷不乐,心中不免替主子着急。一天,梁贵登船路过钓鱼台,请一个鹤发童颜的道长为乡人摇卦解签。道长沉吟片刻,拈笔沾墨,一挥而就写下四行字就不再理会。

    梁贵和林财主都解开不了谜底,又找来私塾老师请教。那私塾老师琢磨了大半天,“夕阳奈何复夕阳,千里禾谷稻花香,溶水解忧靠劲木,又到村中好荫凉”,顿时悟出了大意,不禁感叹每句一字的谜底不就是“多种榕树”吗?梁贵心头一亮:“对,多种榕树,开枝散叶,可解主人心头之烦啊!”林财主也豁然开朗,吩咐梁贵请人把墟顶周边能种树的地方都种上榕树,并雇人细心打理。

    说来也巧,不出3年,林家果然诞下男丁,林财主大喜,花巨资命人把钓鱼台沿江边都栽植细叶榕、柳叶榕。其实,林财主当时对道长的话也只是半信半疑,不过是他明白环境好了地就旺,商客多了他的生意做得更大。之后,因为榕树立岸,也断断续续形成了长堤。 (摘自《江门老城》)

“一门三院士”进京展览反响强烈

    5月19日,《一门三院士 共筑中国梦》展览在北京国家图书馆举办,展览吸引了《人民日报》、中央电视台等众多中央媒体到现场报道,获得了社会的广泛关注和强烈反响。

中共江门市委宣传部主管、江门日报社主办 江门新闻网、中国江门网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复制或转载
Copyright©2003- jmnews.com.cn, JiangMen Daily Press.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络新闻编辑部制作及维护 联系电话:86-0750-3502626、3502625
粤ICP备05079094号 经营许可证编号:粤B2-200504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