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摄影人黄永照:本土的即是世界的

 来源:江门日报  发表时间:2018-04-21 07:00   点击:

《小鸟天堂》。

《小鸟天堂》。

《南京大屠杀印象》。

《南京大屠杀印象》。

《爸爸妈妈去哪儿了》。

《爸爸妈妈去哪儿了》。

《中国式旅游》。

《中国式旅游》。

    在新会大云山脚下,有一家“清纯”摄影工作室,所谓“清纯”,既如白般清澈,又如黑般纯粹,其中折射的,是其创始人黄永照的艺术追求——在色彩交错中定格至清至纯的影像。自1985年购入第一部相机以来,黄永照开启他的摄影生涯已有30多年之久,实现了从企业职员到摄影家的“华丽转身”,付出了不为人知的艰辛和执着。

    2015年,在由中国摄影家协会主办的第25届全国摄影艺术展览中,黄永照作品《南京大屠杀印象》斩获银奖,是目前为止江门籍摄影家在同类摄影大赛中的最佳成绩;2016年,在由广东省摄影家协会主办的第26届摄影展览中,黄永照作品《中国式旅游》斩获金奖,助力新会摄影界在省级展览中实现金奖“零的突破”。多年以来,黄永照创作了《小鸟天堂》《启超故里》《崖门航道》《学宫遗韵》《葵城新貌》等本土题材的摄影作品,其中由他拍摄的《小鸟天堂》作品曾被国家邮政总局选中作为邮票发行,更在中国2010年上海世界博览会期间作为广东风情主题海报在中国馆内展出。这些年来,黄永照用相机记录下侨乡的美丽影像,他的作品像是一张“名片”,为江门市推广城市形象助一臂之力。

    因为黄永照在本土摄影界的卓越贡献,他在去年获评为“江门市文化名家”,更入选“新会区第五批优秀中青年专家和拔尖人才”。

    A   “永照”仿佛是一种召示

    黄永照是新会崖门人,从小生长在银洲湖畔,“永照”这个名字仿佛召示着他将对拍照产生永久的热忱,在他的人生之路刚刚起步的时候,对艺术的狂热与执着就已经镌刻进他的灵魂,“从我小时候开始,我就觉得我和艺术有着不解之缘。”黄永照说,他在儿时便对美术抱有极大的兴趣,深爱绘画,“那时候我所画的画,总能轻易地得到老师的赞扬,在比赛中也经常获奖。”

    幼时受到的赞赏,在黄永照心中埋下艺术的种子,历经岁月的浇灌,非但没有枯萎,反而愈发葱茏。

    1985年,黄永照参加工作,进入美达锦纶股份有限公司,历任班长、团委副书记、董事长秘书。在此期间,他勤恳工作,颇得领导赏识,前途也是无可限量的。拥有着这样一份前途明亮的安稳工作,2000年,已过而立之年的黄永照却突然做出一个让身边亲友们都大吃一惊的决定——辞职,奔赴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攻读摄影课程。“当时我的所有亲戚、朋友都反对我这个决定,他们并不理解我为何要放弃一份稳定的工作,去追求一项前路未明的事业。”谈及当时这个大胆的决定,黄永照坦言,他的心中也是七上八下,十分忐忑,“在此之前,我都是以业余爱好者的姿态进行摄影创作,但始终觉得与摄影之间存在着某些隔阂,让我没法彻底地掌握这一门技术,创作的路上也遇到了瓶颈。”

    原来,儿时的美术启蒙,让黄永照在参加工作之后,依然无法放下对艺术的执着和追求,自他攒下工资,购买人生中第一部相机之后,他与摄影之间的情缘便再也无法割舍了。

    “我的处女作,拍摄了一位老人钓鱼的场景,就是这样一张出自初学者之手的作品,在首次投稿中,就被当时的《新会报》选中并刊登了出来,这一下子就让我树立了摄影创作的信心,从此对摄影的狂热便一发不可收拾。”黄永照说,“初入摄影门槛的我,完全处于‘发烧友’的心态,当时也没有现代化的交通工具,我便骑着自行车,深入到新会的乡间去寻找拍摄题材,遇到崎岖不平的乡间小路,哪怕要扛着自行车,也要向前冲。”黄永照说,对摄影的狂热促使他在1996年报读了中国摄影函授学院的课程,“那是我初次系统化地接受摄影培训,但还是觉得远远不够。”——于是,他终于在2000年选择辞职,奔赴清华大学美术学院。

    黄永照在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埋头苦读,在名师的指导下,凭借着刻苦与天赋,很快实现了从业余爱好者到专业摄影师的蜕变,“经过系统化的培训,我终于理解到,原来相机不仅可以用来真实地记录外在影像,还可以表达我的内心世界。”自此,黄永照对摄影的理解有了一个质的飞跃。

    B 《小鸟天堂》成为侨乡的“名片”

    自从对摄影有了新的认识,黄永照便开始思考着,如何将相机的作用发挥到极致?如何用它来践行社会责任?

    中国摄影家协会主办的第25届全国摄影艺术展览银奖作品《南京大屠杀印象》中,黄永照创作出这样一幅画面——无数只手自画面内向画外伸出,有的手仍在拼尽力气作最后的挣扎,有的手默然垂下,有的手已然化作白骨……黑与白交织而成的画面,让人不仅回想起关于南京大屠杀特有的沉重记忆,图中一句“血债不能淡忘,历史不容篡改”更是发人深省,意味深长。

    广东省摄影家协会主办的第26届摄影展览金奖作品《中国式旅游》中,黄永照则把镜头对准了旅游高峰期中的黄山,一条陡峭的山路上挤满了游客,与两边绵延舒缓的山体曲线形成鲜明的对比,“这张照片是在2016年元旦假期拍摄的,那时候的黄山景区里,长达10公里的山路都被游客挤满,景区内寸步难行,上山缆车的排队等待时间则需4小时——我们真的有必要在节假日期间集中出游吗?出于这样的思考,我拍下了这幅画面。”黄永照在介绍他的创作意图时如此说道。

    从这两幅获奖作品来看,黄永照是真正做到了用手中的相机,唤起大众对国家、民族、社会的深思,可谓是“用心良苦”。多年来,他不断地拿起相机,追逐祖国的大好河山,同样地,在他心中,他始终没能放下家乡的一草一木,“我坚信‘本土的’可以成为‘世界的’。”

    说到新会的著名景点小鸟天堂,大多数人心中会立马浮现出这样一幅画面——蓝天之下,碧水之上,硕大而古老的榕树立于水中,千万只鸟儿在周围盘旋飞舞。这样的画面之所以会为人所熟知,在于一张题为“小鸟天堂”的摄影作品曾作为新会的名片,广为流传,这张照片常常作为宣传海报等出现在新会的街头巷尾,且被国家邮政总局选中作为邮票发行,还曾在中国2010年上海世界博览会期间作为广东风情主题海报在中国馆内展出。而这张照片的作者,正是黄永照。

    《小鸟天堂》《启超故里》《崖门航道》《学宫遗韵》《葵城新貌》……一幅幅在他手中定格的家乡美景,最终都成为侨乡名片,走向全国,飞向世界。

    C 着力培养家乡优秀摄影人才

    关于摄影,黄永照有自己的独到见解:“摄影技能是可以通过系统化的培训来提升,但若想创作出具有深度的艺术作品,则需要创作者对生活、对社会的敏锐感知。”为了培养创作的敏感度,他勤于阅读,爱好音乐,对各种流行文化都有所涉猎,“最近我还对街舞产生了兴趣。”他笑道。

    时至今日,黄永照仍然保留绘画的习惯,绘画曾为他打开了美术的大门,“如果没有绘画,我可能根本不会对摄影产生兴趣。”他说,学习绘画可以帮助摄影创作者在摄影构图、色彩运用等方面作进一步提升。

    在磨砺与提升摄影技艺的同时,他并未把目光局限于个人的提升,对于好学者,黄永照更是倾囊相授,他不仅曾被五邑大学外聘为摄影教师,更曾负责筹办江门市老干部大学的摄影班,后又帮助新会区老干部大学创立摄影班,时至今日,他仍在新会区老干部大学担任摄影班班主任。此外,他还是新会摄影协会的摄影班班主任,在5年的时间内培养近300名优秀学员,为本地摄影事业输送了大批人才。最难能可贵的是,这一系列摄影培训工作,都是他利用业余时间进行的。

    评价

    清华大学美术学院苏民安教授:

    2000年,黄永照在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求学。记忆中,他善思考。课堂上总能提出一些与众不同的“新锐”观点。这种秉赋,为日后的进步奠定了厚实的基础。

    毕业18年来,他扎根本土、潜心创作,作品在省展、国展、国际展等高规格摄影大赛接连获奖。《南京大屠杀印象》这件作品获25届国展银奖,无疑是他的代表作。他用“装置意象”的艺术形式重构历史事件,运用中国画“密不透风”的满幅构图、压抑的黑白影调和奇妙的侧光烘托主题,瞬间牵引观者心灵“穿越”到灾难现场触摸事件的本相。“主题先导”,内容与形式完美互构,作品超越“作品”本身升华到社会批判与警示世人的思想境界。这是一般摄影人难以突破的艺术瓶颈。他的影像内蕴深刻的主题思想和唯美的视觉形式。这在他后来创作的《中国式旅游》《人在囧途》《俺家猪,萌萌哒》《珍爱生命之劳保篇》等多件获奖作品中更为鲜明地显现出来。

    策划:叶桃

    统筹:傅健 崔怡娟

    文/朱婧君

    图/受访者提供

(责任编辑:李万兵)

“一门三院士”进京展览反响强烈

    5月19日,《一门三院士 共筑中国梦》展览在北京国家图书馆举办,展览吸引了《人民日报》、中央电视台等众多中央媒体到现场报道,获得了社会的广泛关注和强烈反响。

中共江门市委宣传部主管、江门日报社主办 江门新闻网、中国江门网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复制或转载
Copyright©2003- jmnews.com.cn, JiangMen Daily Press.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络新闻编辑部制作及维护 联系电话:86-0750-3502626、3502625
粤ICP备05079094号 经营许可证编号:粤B2-200504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