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影家协会主席林学良 镜头永远对焦的地方

 来源:江门日报  发表时间:2018-09-22 07:00   点击:

作品《蓬城夜色》拍摄于2017年。

作品《蓬城夜色》拍摄于2017年。

作品《新会·古井》。

作品《新会·古井》。

作品《迷途》。

作品《迷途》。

作品《旧街的故事|象溪路》。

作品《旧街的故事|象溪路》。

作品《旧街的故事|竹椅路》。

作品《旧街的故事|竹椅路》。

作品《旧街的故事|教堂》。

作品《旧街的故事|教堂》。

扫二维码

扫二维码 看采访视频

    近期,有这样一群人挎着相机,奔走在侨乡大地,忙得热火朝天——他们就是来自市摄影家协会的摄影义工队。百岁老人、麻风病人、困难家庭、城市街景、山川大河……都收入他们的镜头。

    “我们协会以深入群众、扎根生活、立足本土为创作导向,发动所有摄影爱好者,一起用镜头记录下五邑侨乡的历史变迁,记录下侨乡人民生活的珍贵片段。”林学良说。

    身为江门市摄影家协会主席的林学良,一直坚持带领协会成员一道,专注于侨乡本地题材的拍摄,坚持将摄影送到基层,用镜头去捕捉美景,用快门去触碰灵魂。

    策划:叶桃

    统筹:傅健 崔怡娟

    撰文:黎禹君 夏永艳

    图片:受访者提供

    A

    光影人生 近四十载不离不弃

    摄影记录的是历史的变迁、展示的是文化的延续。而对林学良本人而言,摄影是他生命的一部分,一张张照片记录着他走过的足迹。

    上世纪80年代,受父亲林维后的影响,13岁的他开始“玩”摄影,成为同龄人中少数会摄影的人。“当摄影成为我生活的一部分,生活也被这门光影艺术赋予了色彩。”林学良说。

    从胶片座机到数码单反,林学良经历了江门摄影发展各个阶段。近四十年的摄影之路上,他执着于将镜头对准江门的点滴变化,用相机记录下城市的变迁与发展。

    林学良戴着一副灰框近视眼镜,下巴留着胡子,头戴鸭舌帽,看上去充满艺术气息。他办公的地方也非常“气质”,现代的设计,复古的相机,满柜的摄影类书籍,以及随处可见、装裱精致的侨乡旧照。新与旧相碰撞,现代与复古相融合,展现出别样的艺术气息。

    钟爱某项艺术的人,难免有一股“执拗”的劲儿,林学良对摄影便是如此:他偏爱胶卷相机,至今还保留冲洗照片的暗房,喜欢收藏旧时相机,工作的每一处几乎都摆放着相机。他向记者展示不同画幅机械相机,种类、系列、功能、使用方法等如数家珍,品类和数量令人叹为观止。

    “数码相机拍的照片只是一个数字文件,而胶片相机需要冲洗,晒出来的照片均存在差异。”林学良一直认为,正是因为存在差异性,菲林冲晒出来的照片才独具价值,“偏爱胶卷相机不仅因为习惯了,更多的是因为有种情怀,看到实物的照片,才能感到实实在在。”

    林学良坦言,他的摄影道路其实几乎没有遇到太大的困难。“兴趣是最大的老师,有兴趣就不会觉得困难,兴趣是会带动学习的。”上世纪80年代的江门,摄影还处于萌芽阶段,林学良便主动寻找书籍学习,向父亲请教,默默地打磨摄影艺术。

    1985年,林学良开始在摄影里“大展拳脚”,到五邑大学宣传部从事摄影及电视录像制作工作。1991年他离开工作了6年的岗位,开始从事商业摄影及平面设计工作。

    “对于摄影,几十年来从没想过放弃,更没想过转行。”回首往事,林学良轻轻地笑着说,“坚持下来就是成功。”

    B

    担起责任 为生活的土地留下记忆

    对从小生长的土地,林学良流露出深厚的感情。他认为,对许多江门人来说,十里长堤、常安路、墟顶街、中华旅店等等,这些不仅仅是个地名,更多的是一种记忆、一份感情。

    在几十年的摄影生涯中,林学良体会最深的还是江门悠久的文化。“透过一张张照片,我感受最深的是文化的深厚,有太多的东西等待着我们去发现、去挖掘。”林学良说。

    于是,在从事商业摄影的同时,林学良将镜头对准了这块土地,对准身边形形色色的人。

    “我为家乡留影像”组照便因此诞生。翻看这些组图,东湖百货、白沙、旧江门一中、五邑大学等旧建筑映入眼帘。一张张旧照见证着江门历史的变迁。

    “一些建筑在我拍摄时还没拆,拍了一段时间之后就开始拆,让我觉得特别可惜。”说到这,林学良一脸遗憾。最让他痛惜的是华侨戏院的拆迁,独具悠长历史价值的建筑逐渐在江门大地上消失,却没留下影像资料。

    当他体会到“拍摄速度赶不上拆迁速度”时,曾经无意识留下的影像却成为文献式的照片,他真正意识到摄影人的责任——“必须为历史留下影像,为城市留下记忆。”林学良说。

    此外,林学良还热衷于收藏相底,每当翻开尘封的相底,便打开了一段江门记忆,真实得能够触摸。

    采访期间,他带记者参观了他的工作室,几乎每个角落都有他的作品。一箱箱红黑色垒叠整齐、规格相似的箱子,几乎在各个办公间都能看到。“箱子里装满了我几十年拍摄的底片。”面对好奇和提问,林学良回答得很干脆。

    曾经的他独自一人用镜头记录侨乡景象,倍感吃力。如今,越来越多人关注到本地题材,为本土留下影像,他倍感欣慰。

    自去年担任市摄影家协会主席以来,在市文联的倡导下,林学良呼吁广大会员和影友将关注点放在侨乡本土题材上,以侨乡题材为创作中心的队伍逐渐壮大。

    “搞好创作、凝聚团队,我会坚守自己痴爱的摄影事业,去带动更多摄影爱好者加入我们的行列。”林学良坚定地说。

    C

    带领协会 将镜头对准普通的大众

    林学良工作室的门口,立着两张显眼的牌子,分别是江门职业技术学院实训基地和五邑大学产学合作教育基地。“作为一名摄影人,有义务回馈社会。”林学良非常坚定。一直以来,他都鼓励协会走向群众、扎根基层、深入人民。

    “走进江门五邑乡间,迎面扑来的是乡土气息浓郁的各种民间民俗文化活动。”林学良感叹,“如何更好地弘扬中华民族优秀文化传统,传承五邑优秀民间民俗文化,显得尤为重要。”

    今年以来,林学良开始致力推动“五邑民俗民间艺术”专题摄影,收集反映江门五邑民间表演艺术、造型艺术、民俗民风的影像。

    此外,林学良还用镜头记录下一大批形形色色的人。令他感触最深的是一次抗战老兵开座谈会,市摄影家协会受邀到东湖艺苑为抗战老兵留影像。“老兵灿烂的笑容成为相机里最美的风景。”林学良感慨,“那次经历让我深感,摄影家就应该多做这些事,为人或事留下有纪念意义的影像。”

    为侨乡的“百名百岁老人”留影像是协会从2015年开始筹划的一个拍摄项目,历时三年已经完成七八成,最终以展览的形式展出。

    “前期拍摄遇到很多未曾预料的困难,包括很多方面:老人的家人不认同活动,拒绝拍摄;老人自身难以自理,精神状态差;老人分布很散,居住地变化快……”林学良说,即使这样,因为有意义,再难也要坚持下去。

    无论是百名百岁老人拍摄活动,“微慈善进社区,助你实现小心愿”为80户(位)困难家庭或人士义务拍摄活动,还是台风天鸽后“众志成城重建家园”拍摄活动,只要社会有需求,林学良便带领协会参与其中。

    林学良说,摄影器材的普及为所有人提供了摄影的机会,江门市摄影家协会有责任引导大众,引导他们拍出更富有美感和艺术性的照片。“协会每个季度都会开展五邑影友沙龙,如今已成为协会的文化品牌活动。”

    去年以来,林学良又开始推动“五邑影友沙龙”走进基层,让更多基层影友有机会接触摄影。

    “市摄影家协会在市文联的关怀和支持下,被寄予了很大的希望。”林学良坚信,影像的力量是无穷的,摄影能有效扩大江门的影响力,带动侨乡经济,打响品牌。

    林学良深知,只有培养一批具有社会责任感的摄影家,才能主动担起文化发展的重担,为此协会接下来的工作重点是培养一批年青优秀的摄影家。不仅要关注本土题材,更要“走出去”,借鉴其他协会的经验,提高自身实力和水平,以扎实的摄影理论基础和具有说服力的作品宣传侨乡。

    “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所提出的,广大文艺工作者要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创作导向。摄影是一门光影艺术,摄影人需要把镜头对准基层,把焦点聚焦人民,只有这样,才能留下真正打动人心的影像。”林学良说。

    评价

    市文联副主席赵卉芬:

    我认识学良,应该在上世纪九十年代中。他最初给我的印象就是一个特别喜欢商业摄影和享乐的时髦青年。直到2008年,在江门市“五个一工程”评审会上,看到他《迷途》这幅作品,才大吃一惊:他怎么会拍出这样思想深沉的大片呢?但细细想来也不奇怪。

    学良既是摄影名家之后,也是文艺社团负责人,两个角色他都做得很成功。

    作为江门德高望重的摄影家林维后的儿子,他没有活在父辈的光环下不思进取。他扎实的摄影功力固然与父亲的影响、教导分不开,但他后来取得的成就,更取决于他要超越父辈的雄心。他曾经说,“如果我还用我父亲的视角、手法去拍摄,我的拍摄还有什么价值呢!所以我会极力避开父亲的套路,寻找新的东西;我一定要不同于我的父亲!”正是这种跳出传统、求新进取的热望,不断把他创作水平推向新的高度。

    作为江门摄影社团的资深骨干、负责人,他又是一个乐于分享、寓领导于无形的人。他33岁已是江门市青年摄影家协会主席,去年起担任江门市摄影家协会主席。我们一起去采风,他很喜欢教同伴学手机修图,看到人家学会了,他就满心欢喜;一路上,明明是平凡的风景,一但进入他的镜头,就成了意味深长的作品,那拍摄的角度、拍出的效果完全是你没想到的;他没有架子,与他一起,你会不知不觉受他影响,跟着他的思路走,于无声处,你就被他引导了。

    我相信,江门市摄影家协会有这么一位时尚有趣、有活力又有责任心的人带领,一定能继往开来,创造出新的业绩!

张启雄 深挖侨乡历史的文学创...

    上世纪六十年代初,鹤山的一个普通教师家庭里,一名男婴呱呱坠地。若干年后,乡村小学的校园里多了一株幼苗,他深深扎入土地,汲取鹤山大地的养分,成为江门文坛的一颗大树。

中共江门市委宣传部主管、江门日报社主办 江门新闻网、中国江门网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复制或转载
Copyright©2003- jmnews.com.cn, JiangMen Daily Press.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络新闻编辑部制作及维护 联系电话:86-0750-3502626、3502625
粤ICP备05079094号 经营许可证编号:粤B2-200504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