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门市美术家协会主席、南村艺术部落创始人吴锐鸿:
让艺术气息在侨乡大地飘荡

 来源:中国江门网  发表时间:2018-11-12 09:13   点击:
吴锐鸿作品《夕阳下的村落》。
吴锐鸿作品《乡村最后的阳光》。
陈丹青在南村艺术部落参观。
赴美油画作品巡展上,与当地华人华侨合影。
著名画家黄增炎在南村艺术部落为本地创作者评点画作。
在联合国总部举行画展,吴锐鸿与嘉宾们合影。
吴锐鸿。陈方欢摄

    在侨乡的美术界,有一位举足轻重的人物,他就是江门市美术家协会主席、南村艺术部落创始人吴锐鸿。

    见到吴锐鸿,他穿着一身灰色的唐装,身上散发着一种“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淡然。

    6年前,他一个转身,离开喧嚣的建筑装饰行业,一头扎进“艺术部落”,如一只鱼儿回归艺术的海洋,自由欢畅地沉醉在艺术世界。

    数年过去了,他和他的南村艺术部落在全国美术界声名渐起;像一块磁石,吸引着全国各地乃至国外的美术大师、艺术爱好者,纷纷踏足侨乡大地,在南村艺术部落驻扎留连,创作交流,培训展览,艺术的气息从南村飘向侨乡大地……

    A

    艺术部落 是后半生最大的作品

    南村艺术部落距离台城大约6公里,位于四九镇一个僻静的角落,前身是一所小学。

    “2012年,我和朋友经过这里的时候,就觉得这里应该是我的艺术工作室。”吴锐鸿说,当时他一眼就相中了这里,被这所混杂着德国、俄罗斯的建筑风格,并隐隐透出一种现代感的闲置学校所吸引。于是他放弃了如日中天的建筑装饰事业,大刀阔斧地对这所学校进行改造。

    “从事艺术的人大多率性而行。来到这里,我觉得是时候要全身心进入另一个人生阶段了,所以我选择留在这里,把它当作我后半生最大的作品来打造。”吴锐鸿语气平缓。

    艺术部落的设计,由他本人操刀。“在设计时,我就想好把建筑外墙大部分做成水泥灰色,小部分为淡黄色,给人一种沉静的感觉。”

    室内装饰同样追求古朴、粗犷。红砖或木头桩子构成的墙面,用旧船木制作的桌椅,旧时的水车、舂米石具、风鼓、陶罐等等,在艺术部落的某一个拐弯处,就会与你不期而遇。

    吴锐鸿对绿化也有自己的想法。他希望在工作室内能营造一种沉静的感觉让人醉心创作,而在室外,他希望这里是一个静谧的世界,让人身心放松。

    不同于常见的园林设计追求统一、齐整,这里的一草一木都生长得自自然然,生趣盎然。

    “虽然这里的花草树木并不罕见名贵,但是在种植上却颇为讲究,景随四时而变。你看,现在,树木茂盛,茉莉花盛开,一片生机勃勃。夜晚坐在这里赏月,三五知己,聊天说笑,四周静悄悄,漫天黝黑,不知身在何方;到了清晨,凭窗远望,方晓昨晩在这厢。”眺望园子,吴锐鸿神情沉醉。

    B

    自由多元 打造艺术家的伊甸园

    近些年,江门的艺术发展不及一二线城市,有很多客观原因,缺少艺术的平台即是其中之一。尽管江门拥有独特的侨文化,却鲜少有艺术家能驻扎下来,潜心创作,最多只是举办一次展览、一场讲座而已。

    建南村艺术部落,身为美协主席的吴锐鸿想法很简单,就是给自己、给侨乡的艺术家们与全国各地优秀的同行搭建一个交流的平台。因此,可以说,他在近50岁的这一次人生转向,也让侨乡的美术事业获得“又一村”的豁然开阔。

    “南村艺术部落与其它艺术部落的定位有所不同,这里更注重的是艺术家之间面对面的交流。”吴锐鸿说。

    在大家的口耳相传下,自2013年开始,许多中外知名的艺术家纷纷慕名而来。俄罗斯圣彼得堡美协主席安得烈、著名艺术家陈丹青等都曾先后在这里授课、交流。这些艺术大师的到来,为江门的艺术界带来绝对新鲜的创作理念。

    在艺术部落中,有一间陈丹青画室,摆放着这位祖籍台山的艺术大师的作品和资料。吴锐鸿说,工作室内收藏的陈丹青的书籍和资料,都是陈丹青本人所赠。而在另外的展览厅内还挂着陈丹青赠送的原创画作。陈丹青对南村艺术部落发展的支持,使得越来越多的艺术家关注这里。这间工作室也成为艺术部落多元化发展的起点。

    给艺术家们搭建一个交流的平台只是吴锐鸿最初的想法,如今他想得更多,他希望把南村艺术部落打造成一个艺术传承、共同提高的艺术伊甸园,让艺术普度大众。

    南村艺术部落主建筑共有16间艺术工作室,包括国画、油画、版画、雕塑、水彩、漆画,以及摄影、小型影视等多种艺术类型的创作室。艺术家可以进驻部落创作、写生、交流等等。

    如今,广州美院、深圳大学、广西艺术学院等,一批又一批师生来到南村艺术部落,开展驻地写生、艺术体验课程;各地区的艺术人才一拨又一拨前来这里,进行文艺活动策划、小型影视制作、公共艺术咨询、开发网络平台等。南村艺术部落成为涵盖文学、音乐、艺术等文化活动的集结地。

    在这个自由多元的空间里,通过开放参观、交流互动等,青年艺术家以及普通民众得以重新认识侨乡,实实在在地参与到侨乡的艺术实践中来。

    据了解,目前多所高等院校与南村艺术部落合作,打造写生基地,其中广州美院就在这里挂牌成立广州美院研究生联合培养基地。此外,许多外国的艺术家也带来交流团,在这里体验中国文化,如俄罗斯列宾美院的教授格里申,就曾带团到这里写生交流。

    “这些年,南村艺术部落接待了国内外艺术家约2000人,写生人数达5000人,举办了近80场交流会和30场展览。”吴锐鸿对此如数家珍,颇感欣慰与自豪。

    C

    成功“试水” 把侨乡历史和风物带出国门

    学过画、落过榜、从过商,然后回归自己喜欢的绘画一途,吴锐鸿对生活,对创作有自己的一套想法。几十年来,对于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一切,他逐渐看淡,藉由这种平静的心境看待万物,从而融入到自己的艺术创作中。

    “现阶段,我所奉行的是自然主义,追求人与自然的和谐相处。我希望我的作品能带给别人同样的感受。”吴锐鸿说,南村艺术部落周边的风景与他崇尚自然的心境一致,所以近年他的作品都是反映周边的自然风光、侨乡建筑,让每位看到他作品的人,能透过画布亲近自然界,享受“万物与我为一”的乐趣。

    吴锐鸿崇尚自然,与他同外界的交流并不相悖,这从南村艺术部落经常接待来自世界各地的艺术家、学生,可见一斑。

    在与国外艺术家的交流中,吴锐鸿多次受邀到国外举办个人画展。

    这次接受记者采访之前,他刚结束赴美近两个月的个人油画作品展。这是侨乡艺术家走出去,进行国际交流的一次成功“试水”。

    吴锐鸿携60幅油画,以《西风东意》为题,先在纽约联合国总部、费城亚洲艺术中心和新泽西州公立莱斯艺术馆举行了以描绘侨乡风物为主的油画巡展。最后一站,则以《广侨颂》为题,在三藩市唐人街举办了主要面对华人社区的油画展。在这场展览中,作品以华侨题材为主,如《天使岛的曙光》,再现孙中山先生在天使岛蒙难,获华侨救助后参与革命的历史;《内华达山脉的早晨》,表现先侨不畏艰险,修筑美国东西铁路最艰难地段的情景;《台山一中》和《越华中学》等,则表现台山华侨捐助的学校的建筑雄姿,以及台山侨圩侨村风光。

    “初来联合国,对我来说有些百感交集。这个有着许多传奇的地方,现在伸手可及了!”第一场展览开幕那天,吴锐鸿在朋友圈中兴奋地写下这行文字。

    赴美前,吴锐鸿还有点忐忑,担心“冷场”。然而,一路巡展,联合国人员、策展人员、侨界人士,外国友人给予的肯定、莫大的支持,让吴锐鸿感受到了民间文化艺术交流的热切,感受到了华侨华人的温暖,“而且,现实主义的作品依然能得到大家的认可,这让我非常欣慰。”

    美国新泽西州众议员Vincent Mazzeo巡览了画展中的每一幅人物、风景作品,他真诚地说:“我感觉自己到了美丽遥远的中国,很亲切。眼前的西式油画充满了东方的风情,体现了一种艺术和理念的完美结合,每幅作品充满了深厚的乡土情怀,真情朴实。我非常喜欢吴先生的画作!”

    美国斯托克顿大学莱斯艺术博物馆行政总监Michael Cagno也给予吴锐鸿的画作高度评价:“吴先生的作品以自然主义的绘画手法抓住了空间与物体的关系。他通过对自然的拥抱,成功地将自然与建筑融为一体,体现了作品的思想性。艺术是没有界限的。像吴锐鸿这样的艺术家把东西方的人与文化结合在一起,人类的共性通过作品体现出来。他的作品展现了家乡丰富的文化遗产,让观众有机会见证他的故乡情怀。”

    吴锐鸿在美国成功举办展览,为侨乡艺术家提供了走出去对外交流的成功经验。新泽西州大西洋城的市长Mayor Frank Gilliam先生特意亲临展场观展,表示希望增进彼此间的文化交流。他同时邀请吴锐鸿组织中国艺术家明年再度前来大西洋城参加艺术活动。

    “江门乡村的碉楼和其他建筑物蕴含西方建筑元素,也是中西方交流的结果。此次画展,不但让侨胞看到中国的变化,也让当地美国人进一步了解中国,促进了彼此间的文化艺术交流。此次展览得到中外来宾的喜爱,让我坚信最本土的艺术也是最具世界性的。”吴锐鸿说。

    点评

    广州美术学院美术馆副馆长、教授 胡斌:

    在吴锐鸿的笔下,历史的遗迹和周遭的自然显得那么的朴实沉静。他没有特意凸显奇观化的一面,而是以简括的用笔将建筑形貌和自然景象铺设出来,色彩丰富却不跳跃,一律笼罩于某种谐和而浓郁的氛围之中。这种氛围就是对历史和逝去岁月进行怀想的隽永意境。他从中找到了某种带有长时段的观照的力量,情景结合,去体味那一植根于故土的深沉伟力。

    这样的风景描绘具有诗意的回归之感,它传达了艺术家与家乡的一种恒久的精神关联。对故土的眷恋是芸芸众生所共有的永恒的情感,它不因为外在景观的变化而改变。吴锐鸿正是在此一片领域实现自己的精神畅游,将眼前所见转译为带有“乡愁”的视觉诗篇,从而引起身处时代剧变之中的人们的共鸣。

    华人艺术家蔡陈林:

    我熟悉西方油画里描绘的风景,或乡村或城市。反而,视觉记忆里对我的家乡的印象逐渐褪色。直到我站在吴锐鸿的画前时,那尘封多年的记忆被唤醒了。

    策划:叶桃

    统筹:傅健 崔怡娟

    文/陈方欢

    图/受访者提供

    (除署名外)

张启雄 深挖侨乡历史的文学创...

    上世纪六十年代初,鹤山的一个普通教师家庭里,一名男婴呱呱坠地。若干年后,乡村小学的校园里多了一株幼苗,他深深扎入土地,汲取鹤山大地的养分,成为江门文坛的一颗大树。

中共江门市委宣传部主管、江门日报社主办 江门新闻网、中国江门网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复制或转载
Copyright©2003- jmnews.com.cn, JiangMen Daily Press.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络新闻编辑部制作及维护 联系电话:86-0750-3502626、3502625
粤ICP备05079094号 经营许可证编号:粤B2-20050439